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 女性养生 身体
·当前位置:主页 > 浙江视窗 > 财经 > 正文

“削山建别墅”存疑 河北涿鹿一旅游民企缘何“命悬一线”?

点击数:中国商报 时间2019-03-22 11:17

位于河北省涿鹿县矾山镇东灵山风景区的一家民营企业——涿鹿县东灵山元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满旅游公司”),因媒体报道其削山建别墅而被推上风口浪尖。元满旅游公司法定代表人尚元满向中国商报记者反映:“虽然官方调查组确认不存在削山建别墅等问题,但是有关媒体的报道已经给我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投巨资建设的客栈、饭馆等旅游设施面临被拆除风险,整个公司都快瘫痪了。”

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在积极发展全域旅游,民营企业是其中一股重要的力量。然而,作为民营企业的元满旅游公司在当地究竟遭遇了什么?记者日前赶赴涿鹿县进行了调查采访。

响应号召投巨资搞旅游产业

官方调查不存在削山建别墅

灵山自上世纪90年代初,就是京西旅游胜地。涿鹿县商务局的一则招商信息介绍说,东灵山生态旅游区面积60平方公里,位于河北省涿鹿县矾山镇,北靠官厅湖,南与北京市门头沟灵山风景区毗邻,主峰海拔2303米,被誉为京西的“珠穆朗玛”。景区东北距北京市区100公里,西距张家口市区100公里。

据了解,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为了发展旅游经济,涿鹿县矾山镇董家庄村的部分村民陆续在灵山九龙洼修建了饭店、客栈等建筑。

元满旅游公司法定代表人尚元满对中国商报记者说:“2014年,为了响应涿鹿县当地政府招商引资发展旅游的号召,我从当地村民手中购买了这些房子。”一份加盖矾山镇董家庄村村民委员会印章的“证明”显示,2014年尚元满等4人购买了4个村民的旧饭店。“以上旧房占地是我村土地,旧房建于2001年。”,上面如此显示。

“为了更好地服务顾客,我对一些房子进行了装修或加层,继续作为饭店和客栈来经营,并把原来的一处跑马场改成了一个小公园。加上其他一些设施,总投资大概在两千万元左右。”尚元满说。

2013年,尚元满与京西灵山涿鹿狩猎休闲有限公司签署了经营项目合伙协议。涿鹿县矾山镇2004年大事记显示,当年9月19日, “京西灵山狩猎场”举行开游暨剪彩仪式,矾山镇政府领导前去参加。据了解,该狩猎场的投资主体是京西灵山涿鹿狩猎休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涿鹿狩猎公司”)。一期狩猎场2004年9月已建成运营,二期工程计划投资5000万元建设北京之巅文化园、道里沟围栏养殖场和综合服务会所。

经过多年发展,上述饭店、客栈以及狩猎场等逐渐形成“灵山九龙洼旅游区”。“还有一些旧房子没有翻新,花不少钱买的那么多路灯也没有来得及安装。”尚元满称,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却被某媒体记者的一则报道打乱了。

“削山建别墅”存疑 河北涿鹿一旅游民企缘何“命悬一线”?0

尚元满指着一片建筑物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这就是某媒体记者笔下的所谓别墅群。其实,这些房子是我们公司为发展旅游而翻新的农家休闲院子和农家乐饭店。”

尚元满反映,那篇报道称“涿鹿东灵山景区又现大面积削山造地建庭院式别墅”严重失实,配发的图片标注为“元满公司削山造地破坏了山体”。“该图片显示的位置,当时是为了森林防火修建停机坪以及有关单位修路挖土所致,跟我没有关系。我们没有挖土,更没有削山。那些房子原本就是当地村民修建的农家院子,根本不是别墅。此外,我与当地苇子村村委会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明确规定,租金为30年1万元,并非该报道所说的每年租金1万元。”,尚元满称。

今年3月17日,中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现场的建筑物大多是仅有一层的房屋,一处三层的房屋大门显示为“尚家客栈”,并没有报道所称的别墅。多位当地村民向记者表示,元满旅游公司不存在毁古树和挖村民祖坟得行为。

涿鹿县矾山镇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向中国商报记者证实,针对元满旅游公司削山建别墅的那则报道,河北省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来调查过,结论是元满旅游公司不存在削山、建别墅、毁古树和平坟墓的行为。

民企发展旅游产业应受保护

“违章建筑”不能搞“一刀切”

“尽管不涉及削山建别墅等行为,但是元满旅游公司现有的房屋没有手续,都属于违章建筑。”矾山镇上述官员对记者说。

尚元满坦言,“实事求是地讲,有些房子确实没有土地手续。但是,责任并不在我。有些房子有涿鹿县发的房产证,并不是没有任何手续。从历史上看,我并不是这些房子的最初主人。这些房子是上世纪90年代,当地村民为了发展旅游而建的农家乐,原本就没有土地手续,产权归村集体所有,使用权归每个建造房子的村民,村民按照规定每年再向村委会缴纳1500元的管理费(或者叫土地租金)。”

据尚元满反映,自从其购买了这些房子后,他就一直加紧办理诸如土地、环保等有关手续。“这些年,我跑遍了涿鹿县的国土、建设、环保等政府部门,但是,有关部门以这个地方与北京有地界争议为由,迟迟不予办理包括土地在内的有关手续。”

上述矾山镇官员也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地界有争议”是未能办理相关手续的主要原因。

2014年6月23日,涿鹿县政府召开了县长办公会议。中国商报记者获取的会议纪要(复印件)载明,“根据2002年11月矾山镇政府与京西灵山涿鹿狩猎休闲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矾山镇董家庄村灵山九龙洼旅游区属于京西灵山涿鹿狩猎休闲有限公司承包范围,近期京西灵山涿鹿狩猎休闲有限公司拟对上述承包范围内原有建筑进行整改翻建。”

此次会议要求,“县国土局要尽快对董家庄九龙洼建设区土地进行实地勘测,在土地权属、性质均符合规定要求的前提下,国土、建设、环保、发改等部门对工程建设给予大力支持,尽快为其办理各项手续,确保工程顺利实施,早日使用。”

“削山建别墅”存疑 河北涿鹿一旅游民企缘何“命悬一线”?1

图为涿鹿县政府县长办公会议纪要。

然而,“几年时间过去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还是没有为我办理有关手续。”尚元满认为,“迄今为止,我的这些房子手续不完备,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一些我根本无法掌控的原因。”

2015年8月18日,原农业部下发的《关于积极开发农业多种功能大力促进休闲农业发展的通知》明确指出,鼓励利用“四荒地”(荒山、荒沟、荒丘、荒滩)发展休闲农业。该通知还明确,支持社会资本积极参与休闲农业发展;鼓励因地制宜兴建特色餐饮、住宿、购物、娱乐等配套服务设施,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需求;鼓励利用村内的集体建设用地发展休闲农业。

而“尚家大院”和“尚家客栈”等建筑物所在土地是否为“荒山”?对此,前述矾山镇官员表达了肯定的观点。但该官员对记者表示,灵山九龙洼旅游区还有一部分是村集体建设用地。

但不管是荒山还是村集体建设用地,都被国家鼓励发展休闲农业,可以建设客栈、餐饮等设施。

“削山建别墅”存疑 河北涿鹿一旅游民企缘何“命悬一线”?2

图为矾山镇政府下达的“限期拆除通知书”。

今年3月11日,矾山镇政府对尚元满下达了“限期拆除通知书”。该通知书称,“你位于河北省涿鹿县矾山镇董家庄村与北京市门头沟区清水镇交界处的‘尚家大院’、‘尚家客栈’、‘元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等建筑物,属跨北京市和河北省行政区域界线的违章建筑。现责令你于2019年3月13日之前自行拆除河北省涿鹿县境内的违章建筑。逾期未自行拆除的,我县将组织力量进行强制拆除,后果自负。”

“前几天,有关部门已经进行了确界工作。”另一位受访的官员对中国商报记者说。此前尚元满要求办理相关手续时不予确界,如今要拆除的时候为何很快就确界了?对此,该官员反问:“你问我,我问谁?”

事实上,在落实京津翼协同发展重大国家战略中,不管是河北涿鹿县还是北京门头沟区早已意识到协同发展的重要性。门头沟区委宣传部主办的《京西时报》2017年3月2日刊文称,2017年2月28日至3月1日,区委书记张贵林,区委副书记、区长付兆庚带队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开展协同发展对接交流活动。2017年共同倡议,责成双方发改、国土、住建、规划部门着手编制《门头沟涿鹿区域一体化发展战略规划》。在对接交流座谈会上,北京顺峰集团与涿鹿县就灵山旅游开发项目正式签约。

尚元满说,“现在京津翼协同发展,确界既然已经不是问题了,就应该尽快给我办理相关手续,而不应该以违章建筑为由简单拆除了事。如果连我这样的房子都拆了,农村有很多类似的房子都得拆啊!”

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11月1日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强调,要提高政府部门履职水平,按照国家宏观调控方向,在安监、环保等领域微观执法过程中避免简单化,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执行政策不能搞“一刀切”。

司法部2018年11月10日出台的《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意见》明确指出,切实防止一些部门在执法中对民营企业采取“一刀切”等简单粗暴做法,对民营企业经营中的一般违法行为,要审慎研究、妥善处理,可以通过说服、建议、协商等手段解决的,要以教育为主,不能一味处罚、一罚了事,坚决避免对市场活动的过度干预。

记者注意到,涿鹿县政府官方网站一则消息称,2019年2月20日,张家口市民营经济工作领导小组根据《中共张家口市委干部考核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2018年度县处级领导班子定量考核工作方案》对涿鹿县的民营经济工作进行了全面考核。会上县领导就全县民营经济发展情况及各项指标做了全面详实的汇报,政府就改善招商环境、放宽政策、提供服务、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做出了承诺。

如何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涿鹿县政府承诺执行如何?一切应该用实践来检验。

对元满旅游公司而言,尚有诸多疑问待解:此前一直存在20多年的所谓“违章建筑”为何一直未拆?有关执法部门哪里去了?为什么现在说拆就拆?元满旅游公司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在河北涿鹿投资旅游产业,有关手续跑了多年,一些部门为何仍不能为其办理手续?究竟是谁让这家旅游民企命悬一线?

“尚家大院”和“尚家客栈”等元满旅游公司建筑物面临的所谓“违章”问题究竟如何解决?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元满旅游公司的合法利益将如何得到保障?这家“命悬一线”的旅游企业何去何从?对此,中国商报记者将继续关注并跟踪报道。

来源: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杨宏生)

  • “削山建别墅”存疑 河北
  • 半价优惠!持续55天!江西
  • 德车车获千万融资入市汽
  • 诋毁王子清的团伙被釜底
广告
广告
广告